■我們自強、崛起、增強文化軟實力,都應該從寬容開始,從尊重不同意見開始,從尊重人開始。
  ■今天我們完全有理由、有可能講寬容。寬容不會寬容醜惡,恰恰只會使人民覺悟,使思想解放,使正義有力量,使理性有需求,使討論有餘地,使新的制度設計有空間,使中國轉型有寬鬆的環境,是中國走出專制與激進的輪迴,走向民主法治、自由平等的寬闊大路。
  當下寬容已經成為很時髦的話語,至少在中等收入階層。
  什麼是寬容?真正的寬容,是寬容不同意見,相同意見用不著寬容;真正的寬容,是寬容哪怕已經被證明是錯誤的意見,對的意見不用寬容。民主是服從多數,共和是保護少數,不管多數少數,不同意見都要保護。
  一
  雖然中國自古就有“己所不欲,勿施於人”的忠恕之道,終不過是一種理想。秦漢以後2000多年的專制制度、宗法關係、等級觀念和愚民政策這四樣東西,使很多中國人成為朝廷的“忠臣順民”,家庭的“孝子賢孫”,成為宗法關係和等級結構中的分子。君君臣臣父父子子,每個人都要恪守自己的名分不得僭越,每個人都在權力、關係和利益的夾縫中求生存,不能有非分之想。群體文化,一損俱損,一榮俱榮,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好人壞人都得鬥爭才能生存。中國人的鬥爭哲學,是有歷史根源的,中國曆史記載的大多是爭權奪利和改朝換代的故事。
  過去的中國,也有過寬容,無為而治的漢,雍容大度的唐;百家爭鳴的春秋,百花齊放的“五四”。但更多的是思想禁錮與政權焦慮,秦王的焚書坑儒,宋時的天理人欲,明朝的專制集權,清代的閉關和文字獄,導致中國的衰落和積貧積弱。寬容在中國傳統文化中是個弱項。
  近代100多年極為殘酷的民族壓迫和階級鬥爭,使人民對立、民族分裂,深陷政治危機、經濟危機、社會危機、文化危機、民族危機。亡國滅種、生靈塗炭的危機使人扭曲極端。那是一個苦難深重的歲月,一個栽種仇恨的社會,一個扭曲變態的時代。那個時代的人講寬容被看作迂腐和不合時宜。所以魯迅說,“費爾潑賴”應該緩行。
  民族鬥爭和暴力革命的慣性,皇權專制的迴光返照,十年的階級鬥爭為綱,終於釀出曠古未有的十年浩劫。“文革”殘酷打擊大批幹部和知識分子,挑動人民互相惡鬥,瘋狂地毀滅文化遺產,把當時的中國人變為封閉愚昧、麻木順從的可悲的人,可悲的人沒有資格講寬容。30多年改革開放,國門打開後的眼花繚亂,左右思想羈絆,各種利益糾結,讓思想、文化、道德和價值一度混亂彷徨。在這個增長和巨變的新時代,最好和最壞的時代,假冒偽劣、道德失守與經濟增長同行,興奮、浮躁、迷惘、失落與時俱在,緊張急躁的人是不講寬容的。
  二
  我想說的寬容,是中國人從總體上還不具備的寬容。一位作家曾引用《不列顛百科全書》關於寬容的定義:寬容即允許別人自由行動或判斷;耐心而毫無偏見地容忍與自己的觀點或公認的觀點不一致的意見。
  可以說,明清以來,中國人一直沒有認識到寬容的意義和價值,也沒有資格和條件講究寬容。要從歷史文化的思維和百年劫難的心理定式走出來,從極端回歸到正常與平和,需要一個過程,要平靜地思考中國的古往今來,要敞開胸懷容納世界的文明。英國人在光榮革命中的妥協,美國人在南北戰爭後對敵人的寬容,蔣經國在他最後的歲月所作的明智的妥協,都換來了極為寶貴的歷史進步;甘地、曼德拉、馬丁·路德·金和昂山素季在強權面前的寬容也為我們作出了榜樣。
  中世紀歐洲神權也有近千年的黑暗統治,但是寬容精神被文藝復興、宗教改革所複活。人的地位重新確立,人生來平等,人擁有與生俱來的權利,不容侵犯、不容剝奪、不容莫名其妙地被代表。以人為本,對人的尊重,導致人的自尊,導致人的互相尊重,導致人的價值的彰顯和實現,讓創新創業的人夢想成真,讓財富不斷涌流,讓世界日新月異。我們自強、崛起、增強文化軟實力,都應該從寬容開始,從尊重不同意見開始,從尊重人開始。
  時代也需要我們寬容。人類已經走到一個市場、科技和民主體制最大限度地把人類聯結在一起的時代,人類已經從上個世紀人與人的矛盾為主,轉變到這個世紀的人與自然的矛盾為主。階級、民族、國家、文明和地域之爭,遇到了強大得多的必須共同面對的自然困境。寬容與妥協變成了共識,和平發展和合作已經成為世界的主流。作為新興大國、文明古國,在世界上以什麼形象和姿態出現?如果說粗話、打橫炮受到追捧,激進和民粹成為時尚,受氣包心態、小媳婦心理盛行,談什麼國家軟實力?
  寬容是針對情緒和方法而言,指的是一種心理狀態,一種社會氛圍,一種文化教養,一種新的文明,寬容是對歷史形成的扭曲的糾正。在緊張的爭論、鬥爭和革命中,在衝擊反應的模式中,師夷長技以制夷,拿來主義,見招拆招,有啥學啥,疲於追趕和逞強,沒能夠從從容容地梳理文化、思考哲學、調整心態,沒有辦法真正懂得寬容的內涵。寬容意味著平等,不平等的人只有屈服或憐憫;寬容意味著自由,戴著枷鎖的人不會寬容,壓迫別人的人也不自由;寬容意味著尊重,尊重對方的權利,就是對別人的寬容。破除以權為本的專制思想、等級觀念,人就寬容了。跳出關係網和小集團利益,人就寬容了;寬容意味著人格的成長與健全,自由發展的人才有可能寬容別人或接受別人的寬容。
  寬容指的是一種社會主流品質,不排除個別和例外。寬容絕不是姑息貪污腐敗,絕不是容忍過大的貧富差距,絕不是對壓迫和黑暗的妥協。今天我們完全有理由、有可能講寬容。寬容不會寬容醜惡,恰恰只會使人民覺悟,使思想解放,使正義有力量,使理性有需求,使討論有餘地,使新的制度設計有空間,使中國轉型有寬鬆的環境,使中國走出專制與激進的輪迴,走向民主法治、自由平等的寬闊大路。
  如今中國在轉型,應把寬容作為轉型的重點內容。讓廣大群眾發言,讓不同意見發聲,讓言論更加自由,讓環境更加寬鬆。人民自己可以在全球化的背景下,在中華古老文明的基礎上,有序、平穩地轉變與轉型,這才是歷史唯物主義,這才是國家民族人民之幸。  (原標題:中國應進入寬容的時代)
創作者介紹

阿柑

refmvqa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