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2013年“史上最嚴交規”實施以來,部分地區違規銷分現象並未有效遏制,武漢市武昌區法院近期審理一起協警受賄案,一位女協警借助一本“萬能駕照”,為“分販子”違規辦理車輛違章銷分6500多分。此案揭開了交管部門“內鬼”與分販子內外勾結、大肆違規銷分謀利的利益鏈。據新華社
  一本“萬能駕照”銷6500多分
  分販子“每月收入三四萬很輕鬆”
  武漢市武昌區法院近期審理東西湖區交警大隊事故處理中隊協警汪艷受賄、行賄一案,查明汪艷在2013年6月至10月,利用其負責在窗口受理電子警察違章處理簡易程序的職務之便,與社會人員合謀,違規消除違章記錄受賄1.1萬元。
  據辦案人員介紹,汪艷在得知其違法行為暴露後,還向參與調查的東西湖區交警大隊兩名負責人和一名民警行賄20萬元,企圖內部從輕處理,逃避法律製裁。最終,法院一審判處汪艷犯行賄罪、受賄罪,執行有期徒刑一年三個月。
  據調查,汪艷違規消除電子警察違法記錄2280條,共計7000多分,其中使用一本“萬能駕照”就消除違章記錄達6522分。
  記者在北京、湖北、廣西等地採訪發現,駕照銷分買賣已形成半公開的產業鏈。
  在武漢市漢口雙墩車管所,不少人圍著記者詢問是否要銷分。一位中年婦女介紹,本地違章每分65元,外地每分85元,“量大還能優惠,絕對安全可靠”。
  記者在58同城網搜索看到,僅北京市內提供車輛違章處理的銷分信息就有數百條,不少分販子還提供“上門服務”。一位劉姓分販子告訴記者,車輛違章銷分,只需提供車輛行駛證,無論多少分都能銷掉,包括需重新學習考試的一次扣滿12分違章,“現在業務很多,不愁沒客戶,每月收入三四萬元很輕鬆”。
  勾結交警盜取駕照“頂包”
  “一把手”淪為違規銷分“分贓者”
  記者調查,分販子主要採取“公開收分”或找內部關係處理等方式,幫違章車主辦理違規銷分。
  花錢“收分”為違章車主“填坑”。一位在網上招攬業務的北京“分販子”介紹,他收到銷分需求後,聯繫賣分人拿駕照和牡丹卡在車管所的違章自助處理機上完成銷分,現場付錢,他再找買分車主收費。
  勾結交警盜取駕照信息“頂包”代處理。按規定,使用他人駕照扣分,需駕照持有人現場簽字處理。但一些分販子買通負責窗口處理違章的交警後,省去本人現場簽字環節,直接使用他人駕照代扣分,使盜取駕照“頂包”成為違規銷分慣用手段。
  河北省交警系統一位工作人員介紹,一些處理交通違章的交警或協警,違規登錄交警違章處理系統,或與代領駕照的駕校人員勾結,就能獲取大量駕照檔案信息用於扣分。駕照一年周期過後,只要未扣滿12分就會自動清零,“如果駕照持有人不主動查詢,被盜用扣分也渾然不知”。2012年底,北京市不少居民發現,自己的駕照不知情中被扣分。經調查系“職業分販子”高佳喜賄賂大興區公安局一派出所輔警違規進入信息查詢系統,獲取1200多條駕駛員檔案信息。隨後,高佳喜再買通一名交警,用其盜取的駕照信息,為處理車輛違章“背分”獲利。高佳喜和相關涉案人員被判刑。
  買通“一把手”後臺直接銷違章。還有一些分販子表示,他們不僅能用別人駕照銷分,還能直接從系統後臺銷掉違章。一些地方交警部門負責人被買通後,徹底淪為銷分利益鏈上的“分贓者”。
  因職務犯罪被查處的江西彭澤縣交警大隊原大隊長葉孟勝,為幫助當地一家保險公司“拓展業務”,授意部下開通數字證書授權,幫其消除大量車輛交通違章。辦案機關查明,在2013年11月至次年2月,這家保險公司負責人通過負責交警授權指導,甚至直接坐在交警大隊辦公室內直接操作,共辦理違章銷分記錄約9000條。消除違章獲利的200萬元中,葉孟勝受賄42萬元。  (原標題:內外勾結“銷分生財”“分販子”月入數萬)
創作者介紹

阿柑

refmvqa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